站长日志 第78回 水痘事件 [补记]

2009年4月23日 天气没啥特别 (- -b其实是想不起来了)

4月末的这一天,我又在上班的时候突然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说宝宝身上出了很多痘痘!(题外话:貌似每次生病都是白天接到的电话,貌似没有晚上在家的时候爆发出来的案例)这可真是突如其来得打击,因为这段时期外面正流行手足口病,而且这个病基本都是感染小朋友的,又听得老婆描述宝宝的症状心里不由一紧,因为所有的线索都指向这个颇为不幸的结果。但我始终相信一切在没有确证前都只是猜测而已,所以赶紧把单位的事拜托同事后匆匆驾着小北斗赶往老婆的家里。看到宝宝脸上身上一粒粒红点还真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手足口病,这个时候还是长辈阅历丰富,老妈说会不会是出水痘了?有了这个选择,我倒觉得安心不少,因为又多了一种可能的结果,显然这个要比手足口病好多了。

万源路的儿童医院还是依旧的人来人往(丝毫没受金融危机的影响–+),感觉来过几次后这里的环境变得挺亲切了有种来到避难所的安心,我想是因为孩子生病的事自己无能为力,而在这里却能得到较为满意的解决方案。皮肤科看病的人历来不多,所以没有等多久就轮到我们,但是也没过多久,我们就被一脚踢到传染科去了…医生快速地看了几下就说出水痘了,让我们把这里的挂号消掉转去传染病楼。医生一句话我们就大包小包风风火火来到了传染科重新挂号。(传染专区在急疹楼的右后方,北面就是顾戴路,有需要的朋要去的话可以不用绕圈子找了)相比门诊和急诊的联网叫号系统,这里真是原始得很了,没有号码拿,队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排起,更可恶的是手足口病和水痘的医生是公用的,也就是说医生是跑来跑去看病的,如此这般秩序不混乱才怪呢!难怪等在这里的人都说排了两个小时了都还没轮到!好在我们还算机敏,不断询问医生什么时候能来,终于有一个护士模样的人坐下来给我们诊断了。那医生带好手套,小心翼翼地查看宝宝身上的痘痘,看了好几处仍是不敢断言是水痘,结果还拉了其他的医生来确认一下,这一拉又来了两个(真不知道刚才都去哪凉快了),三个医生把宝宝翻来翻去的检查,我想这下宝宝要大哭大闹了,但出乎意料的是宝宝不但不哭还一个劲的笑,连医生都说这个小孩一直在笑呢,我想大概她觉得今天有这么多人陪她玩很开心吧!

—————————————-我是华丽的分割线,以下2010年5月17日续——————————————-

最后几个医生诊断下来确认是水痘,心总算放下一些,再怎么说总好过隔壁病房的手足口啊!(那个时候手足口病死亡率还蛮高的,所以非常害怕)水痘就是一个毒气发出来的过程,我们能做的就是给她涂涂药膏之类的事情了。伴随着新水痘的不断生出,宝宝发热起起伏伏了几天,等到全都出完了,热度也就自然地褪去了,历时整整2周的时间。我还特地给她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以后给她看看自己5个月的时候发痘痘的光荣事迹。小孩子的复原能力也确实比较好,新陈代谢比较快,所以不会留疤痕,只要注意不给她自己去抓痒就好了。

都说水痘传染后的潜伏期是一周,果真准得不得了,因为宝宝的水痘发了一周后,我也被感染了!(我们小时候难道没有打过水痘疫苗?)这场不大不小的病让我在家隔离了整整两个星期。成人水痘的症状非常厉害,特别是头几天水痘在不停发出来的时候,连续烧了3、4天,真的把我给烧晕了。到后期虽然不烧了,但是浑身的痘痘痒得要死,又不能挠,那滋味只有自己知道。身体上的难受还是其次,两周不能看到妙妙真让我难受的要死,只能让老婆拍点照片通过彩信发到我的手机上。看到妙妙的可爱样子,真是说不出的开心,真希望能马上冲到老婆家里抱抱她。这种思念泛滥的话会让人受不了,所以每每寂寞的时候能对着宝宝的相片不自禁的微笑就好了,之后要赶紧转移注意力去做别的事情。

等到我病愈归来已经是5月下旬的事情了,在家休息的这段时间养得不错,老妈都说我的气色好多了,看来平时一直在透支身体自己都不知道,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咯。也就是在家里修养的这两周时间里,研究生入学的事情终于批下来了。考研两年了,终于有了一个比较完满的结局,这也算是人生中悲喜交加的小小高潮吧!现在翻阅起来居然发现没有写下成文来纪念一下这一时期的事件,岂不是太过可惜,所以特地在2010年的5月续上一文,来挽回一下还没有淡去的记忆!

清之 记于2010年 5月21日 10时40分

这篇文章有一个评论

  1. 去痘网

    确实是不错~~~~~~

发表回复